勿让印染成为“时尚之痛”

作者:消费洞察

  

占据中国印染业半壁江山的浙江,那些过于密集的印染工业园里流出的污水,正在逐渐侵蚀当地居民的生活。
在浙江杭州萧山临江工业园区的集中污水处理厂的排污口,绿色江南公众环境关注中心主任方应君拍摄下这样一幕:从排污管道排出的工业废水翻滚着热气和白色的泡沫,迅速地向周围扩散,赤色和黑色的污染带绵延数公里。
排放量非常巨大,排放口也是非常壮观。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场面,还有热气和刺鼻的味道。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方应君感慨着自己拍下这段视频时的感受。
作为浙江省最集中的两个纺织工业园区——杭州市萧山临江工业园以及绍兴县滨海工业区的污水最终都汇入杭州湾。而根据《2011年中国近岸海域环境质量公报》,中国9个重要海湾中,杭州湾水质极差,全部属于劣四类海水。
劣四类就意味着失去了使用的价值。公众环境研究中心主任马军告诉法治周末记者。

  

12月4日,中国水安全计划联合公众环境研究中心等七家环保组织在京发布《绿色选择纺织业3期报告》。报告称一些知名服装品牌在浙江的疑似供应商,都涉及违规超标排污情况,萧山临江污水处理厂甚至直接将污水排进了钱塘江。
对此,萧山区环保局相关负责人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表示,他们已获悉此事,正在排查中。

  

你所不知的印染水污染

  

在环保组织提供的卫星地图上可以看到,钱塘江河畔有一个巨大的黑色漩涡,根据某环保组织的实地调查,这个漩涡来自不远处的萧山临江工业园内的污水处理厂。距离该处理厂东南方向4公里处,绍兴滨海工业园的污水处理厂喷射出暗红色污水。

  

绍兴滨海工业园是绍兴规模最大的纺织印染工业园区,于2002年6月挂牌成立。在百度百科的介绍中,其定位点是打造国际纺织品制造中心和现代化开放型工业新城。
记者了解到,现在的纺织业全球分工中,创造就业岗位最后的服装、成衣加工的环节越来越多地转向了东南亚,甚至南亚这些国家,如孟加拉国等。但是印染这样一个行业却大量地留在了中国。
中国目前尚保持世界最主要的纺织生产国的地位,主要靠印染行业。而中国的印染行业主要集中在浙江、江苏、广东、福建和山东五省,这五省的印染布产量超过全国的90%。

  

一个公众鲜少了解的事实是,印染行业消耗85%的水、80%的能源和65%的化学品。可以说八成左右的这些污染物的排放基本上是源自于这样一个环节。马军说。

  

近年来,在印染行业高度密集的杭州湾地区、太湖流域部分地区以及珠江口和珠三角部分地区,水污染形势非常严峻,当地污染物排放总量超过了环境承载力。

  

马军介绍,占据中国印染业半壁江山的浙江省,今年较为全面地披露了企业违反新标准的数据。这些相关数据显示,浙江印染企业出现了大范围违规超标的情况,在2013年上半年,超标印染企业数量超过400家,占全省超标排放企业总数的90%以上。

  

以杭州市为例,2013年第1季度重点污染源监测报告显示,超标排放的纺织企业数量为57家,占全市超标企业总数的86.4%。第2季度,这种状况不仅没好转,反而增加到了60家。

  

从杭州萧山机场去往萧山区党湾镇的杭州集美印染有限公司的路上,一路都有刺鼻的味道。冷空气过境,雾霾略有好转,村民黄永新不无感慨地说:风一吹雾霾还能好几天,可是水怎么办,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治理好的呀。

  

黄永新告诉法治周末记者:今天看是红色,明天变成绿色,后天又红了。舀起来,放一会儿,又变黑了。

  

在与集美印染一路之隔的废弃老井里,虽然还有水,但水是黑色的。村民告诉法治周末记者,井里的水很久之前就不敢喝了,用来浇菜,用这种水浇出来的菜我们自己可不敢吃,卖到城里去。

  

尽管没有官方统计数据,杭州萧山区梅东镇村民王成(化名)一直在记录着村庄因患癌症和肺病去世的人数。

  

近十年来,得肺病的有十几个,得癌症的有十多人已去世,十年来情况变得越来越糟。王成说。

  

村民无法饮用受污染的河水和井水。最终,在村民的抗争下,政府每月两次使用水车向该村供水,但依旧无法满足村民的正常用水需求。

  

由于近年来公益组织和媒体的披露频频见于报端,村民介绍说,很多企业没有原来那么明目张胆地排放了,但在钱塘江边可以看到,上面一层水是清的,下面管道排出去的水还是污水。王成说。

  

这种说法得到了马军的证实:越来越多的企业采取比较隐蔽的排放方式,排污口越来越延伸;有些地下或地上管道,深入到河里或近海的海底,很难去确认。

本文由上海七浦路服装批发市场_最新服装新闻,品牌大全_丽影服饰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消费洞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