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裁缝PK新设计师

作者:服装头条

  给你一件白色T恤,一盒颜料,20分钟内,你能否设计出一套时装? 你可能不行,但对于专业服装设计师来说,这不过是小菜一碟。作为全国首档为劳动者量身定做的大型职业技能选秀节目,将于9月14日晚在广东卫视播出的《技行天下》,向你展示服装设计师的魅力:穿针引线,裁裁剪剪,经过激烈角逐,6位选手脱颖而出,向大家展示他们的看家绝活。 每个年代都有自己的服装设计师,他们属于不同的年代,却都吹毛求疵,眼里容不下一颗丑扣子。 老裁缝:生活里从没S、M、L码 焦云青刚入行的时候,并没有自己的店。上世纪80年代,做衣服都是到别人家里。整个星期,焦云青都会待在别人的屋里,为每位家庭成员量尺码、缝衣服。那时候几乎家家户户都有缝纫机,如果真没有,就到邻居家借一台。为了赶工,他一般就睡在地板上过夜。 他怀念那个时代,裁缝的地位还挺高的。毕竟,谁都渴望有人给自己做套新衣服。焦云青引用周立波的清口,家里来了裁缝师傅,买油条也要买10根,可风光了。 可现在,越来越少年轻人愿意接他的班。焦云青入行已经26年,在上海开有自己的店铺,基本都是做老客户生意。其中有一位女客人,每个月都来定制几套旗袍。上海人爱美,她希望每次会客时,都能穿上不一样的旗袍装。 焦师傅的生活里从来没有S、M、L码,正如他所说的,每天面对的都是活生生的人,他们有不同的身材,有不同的要求。有的人肩比较斜,有的人腰比较长,每件衣服,不可能有固定的尺码。三围、领围、腰长、胸高,都要细细地量。有时候,如果做出来有小瑕疵,还要经过多次修改。 对于焦师傅来说,面料也是可遇不可求的。如果能从几十家店铺里找到我要的料子,那算是很幸运了。大部分时候,他可能走了上千家店铺,都没找到所需的特殊面料。 慢工出细活是他常挂在嘴边的话,如果我一天做4件旗袍,那衣服得恐怖成什么样子?还是学徒的时候,每天都有做不完的单子,但他绝不会压缩每件衣服的制作时间,这样一来,便唯有压缩自己的休息时间,赶通宵是家常便饭。 与很多老师傅一样,他还是喜欢中国传统的东西。即使是对旗袍稍作创新,他也只是选择把领口开大一点,像花瓣一样盛开。现在年轻人做设计有自己的理念和眼光,毕竟不是每个年代都喜欢张爱玲的。焦师傅也在不断尝试着融入西方的设计元素,但主线不会变,还是得注重对传统文化的推广,比如把典故融入到服装中。 以前,都是按照客人的要求做衣服。以后,希望能为自己而做。焦云青现在也有自己的时装梦,他希望有一天,按照自己想法去做衣服,并被客人所喜爱。 新生代:创意非凡,市场却不接受 七岁那年,成昊特别羡慕一位小伙伴,因为他的一件衣服的胸口位置,绣了一座精致的北京。回家后,他跟妈妈说,自己也想要一件。谁知,妈妈告诉他,我给你做一件。成昊的妈妈每年过年都会给儿子做一套修身小西装,常常是她在一边做,我在一边学。 在母亲的影响下,成昊从小就对缝纫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后来,这位男孩加入了奥运颁奖典礼礼服的制作团队。别人都是先学设计,再学缝制。我恰好相反。在母亲的熏陶下,成昊从小就对针线活特别在行。 2007年,成昊刚进入著名服装设计师郭培的团队,就接到难题——赶制童梦奇缘系列礼服。 据说,这套系列礼服经多人之手仍未被缝制出来,大家都愁眉紧锁。成昊把设计图纸拿过来,看到一条蓝色的礼服短裙,裙摆就像天坛的造型,撑得很开。他估计,因为轮廓太立体,面料才难以立起来。成昊用尽一切办法,最后把真丝绡直接剪成片,一层层往衣服上叠。就像折纸工艺,既硬挺,又有张力。 今年30岁的成昊是个偏执狂,把每件衣服当作艺术品去设计。有一次,为追求艺术的效果,他把所有能用到的高级工艺,都堆在了同一件衣服上,却遭到普通观众的质疑,这种衣服怎么穿? 成昊无奈,其实他一直想设计出能被市场接受的时装产品,不过每次创作都天马行空,创意非凡,市场不接受,他又不愿意让自己妥协。 成昊有个梦想:多少年后我不在了,但自己设计的东西还在。这意味着他的设计会很超前,而超前的事物,总是难免被误解。 海归设计师:拉链有好几种缝法 独立设计师王甜觉得,商业与艺术是可以相互依存的,衣服设计出来,就是要给别人穿的呀。 这位个头娇小的女生曾在英国学艺7年,毕业于伦敦时装学院。外国的服装设计更看重设计理念本身,如何在一花一草中得到启发,再从初始的灵感发展到最后的设计样式。在伦敦上学的时候,她们的作业就是一本本上百页的设计流程。 她也会遭到质疑,感觉大家对出国留学回来的设计师总是有点偏见,觉得你不就是在外头待过两年,没什么了不起。但这几年也不是那么好待的。王甜实习时,每天的工作就是烫布,有时一烫就是一整天。更苦的是剪布,一天剪下来,拇指关节都会长起水泡。她也会像焦云青一样,为了一块布料从英国东部跑到中部。出去这几年让我经历了很多。 不过,当她打算回到国内创立自己的品牌时,她又停了下来。因为她发现自己连扣子怎么打都不知道。 时装学院不会教给你这些。在新的实习公司,她学会扣子的所有打法。以前让她把衬衫上的扣子遮住,她只能想到在外面多加一层布,后来,她学到了钉暗扣,连拉链都有好几种缝制方法。掌握了这些基础的硬技术,王甜很快就举一反三,着手设计自己的时装。 现在,寻找加工厂成为她工作中的头等大事。我们的衣服产量少,制作工艺要求高,许多厂商都不接单。王甜习惯提前找好加工厂,只有把他们攥在手里,她才能放下心来。 人才缺口大,高级设计师年薪超20万 成昊、王甜,乐于追求视觉冲击,但在工艺上也有自己的不将就。他们代表了中国新一代的独立设计师,像新星般冉冉升起。他们也很敬佩像焦云青那样的老裁缝,连一个扣子、一条缝都要追求精致,换作我可能做不到。 然而,焦云青也知道,他的手艺会慢慢失传,越来越少年轻人能够坚持下来,越来越多同行离世。未来是怎样,谁也不清楚,但服装设计师的梦想似乎都趋于一致,那就是:让人们喜爱自己的衣服,让人们穿上自己的衣服。 据服装行业调查显示,我国已成为世界上第一生产服装大国。目前我国已有6万多家服装企业,随着市场竞争的加剧,企业强烈认识到设计研发的重要性,80%的服装企业不得不进行产业创新升级,创新最主要的就是产品创新,造成服装设计师极为紧缺,人才缺口已高达15万人。 刚毕业的服装设计学员实习薪水3000元以上,工作一至两年后普遍薪水为6000元-20000元之间。而高级设计师的年薪一般在20万至50万元之间,有的甚至达到百万元。 来源: 羊城晚报

本文由上海七浦路服装批发市场_最新服装新闻,品牌大全_丽影服饰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服装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