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观经济调控冲关迎大考

作者:服装时尚

  来源:国际商报

   2012年经济增速创13年以来新低。虽然全年经济增速走势在经历三季度的低点后,于四季度起步回调,但2013年经济增长的回升依然面临内生动力不足 的挑战。2013年中国出口形势预计将略好于2012年,但在欧美日去债务化的大背景下,中国出口低速增长将成为常态。消费是2012年中国经济的稳定 器,全年消费对国内生产总值(GDP)的贡献超过投资,然而收入分配问题短期内难有明显改善,消费亦难独撑中国经济的回升大势。投资依然是2013年保持 经济增长的主动力。

  

   经济增长触底回升

  

   2012年全年经济增速虽创13年以来新低,但四季度经济有所回暖。全年 GDP达51.9322万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为1999年(7.8%)以来的最低值。分季度看,一季度经济增速同比增长8.1%,二季度增长 7.6%,三季度增长7.4%,四季度增长7.9%;四季度经济增长有明显回升,结束了过去7个季度的连续下滑趋势。分产业看,第一产业增加值比前年增长 4.5%;第二产业增长8.1%;第三产业增长8.1%。从环比看,四季度国内生产总值增长2.0%,表明四季度经济已经出现回暖。

  

   从三驾马车的总体情况来看,出口增速大幅回升,消费平稳增长对四季度经济回暖起到了重要的支撑作用,而受制造业和房地产拖累,投资在四季度处于下滑通道。从贡献率来看,消费对GDP贡献占比51.8%,资本形成贡献50.4%,货物和服务的净出口贡献-2.2%。

  

   2013年,制造业投资受产能过剩等方面影响难有起色,基建受城镇化带动将成 为稳增长的主动力。出口料将好于2012年,但很难回到高速增长水平,特别是中国对外贸易将进入一个艰难的调整期,低速稳定增长将是长期趋势。消费方面, 推进收入分配改革的政策对消费的拉动非常缓慢,在短期内很难见到效果,消费将是经济的稳定器,但很难拉动经济出现明显回暖。

  

   外贸结构深入调整

  

   从2012年整体情况看,我国外贸进出口同比增长6.2%。欧债危机进一步加 剧、美国经济复苏迟滞,使得我国的外需形势超预期低迷。但全年低迷的窘况在12月有所改善,当月我国进出口总值为3668.41亿美元,增长10.2%。 其中出口1992.3亿美元,增长14.1%;进口1676.11亿美元,增长4.9%;当月贸易顺差316.18亿美元。经季节调整后,2012年12 月份进出口总值同比增长15.3%,其中出口增长19.2%,进口增长11%。

  

   12月出口回升的动力主要来自发达国家,特别是对欧洲出口增势强劲。2012 年是欧洲债务危机集中爆发的一年,但随着2013年的到来,欧洲各国到期债务开始减少。同时,欧洲金融体系漏洞正逐一得到缓慢的解决,这对恢复欧洲经济和 欧洲居民消费预期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2012年四季度欧洲经济已经触底,这从欧元对美元汇率走势可见一斑。同时,虽然美国财政悬崖问题仍未得到解 决,但美国就业市场已经有所好转,同时美国房地产市场也现复苏迹象,这对中国出口都有一定的利好。另外,2012年新兴市场是中国出口的稳定器,随着外贸 政策进一步向新兴市场倾斜,未来出口格局将逐步改变,新兴市场在中国出口市场的地位将日益坚固。同时,在非传统贸易伙伴的非洲和拉美地区,中国2012年 对这些地区的出口也有明显增长。除利好方面外,长期来看中国外贸形势还将面临来自美日的打压:美国财政悬崖将成痼疾,难以根除;日本新任首相安倍晋三 提出的大规模经济刺激计划可能使日本赤字问题更加严重,这无疑将打击日本消费者信心。这些外部因素将使中国出口的低速增长成为常态。但总体来看,2013 年中国出口形势将好于2012年,波动虽然难免,但总体趋势向好。十二五期间,中国出口结构将逐步调整。一是出口市场将从单纯依赖美日欧需求逐步向东 盟、非洲、拉美地区分散;二是高新技术产品的出口地位和份额将进一步提升。在这段调整期内,中国恐将同时面临来自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贸易保护主义措 施,中国外贸企业将经历一个痛苦的结构调整期。

  

   投资增速继续下滑

  

   2012年12月单月,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19.7%,与11月相比回落了 1个百分点,但回落幅度有所收窄。从具体行业来看,12月,制造业继续下滑,远低于过去两年水平;房地产投资未能延续前一个月的回升趋势,出现了16个百 分点的大幅下滑;基建方面受电力和公路投资的拖累也延续下滑趋势。另外,从中央政府投资增速的明显下滑来看,政府刺激力度减弱应该是投资增长走低的另一个 重要原因。

  

   从2012年全年情况来看,1~12月份,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 户)36.4835万亿元,同比名义增长20.6%(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19.3%),增速比1~11月份回落0.1个百分点,比2011年回落3.4 个百分点,拖累2012年投资增长的主要因素是制造业和房地产业。制造业受外部经济环境影响,全年处于低迷状态,特别是通用设备和专用设备等方面全年均出 现10个百分点以上的下滑幅度;四季度出口虽有所回暖,但制造业投资受产能过剩影响难有起色。基建方面,2012年基建对投资起到了重要的支撑作用,特别 是运输业均出现了接近20%的增长,但回升趋势在年底有所减弱。房地产投资方面,受调控政策的影响全年下滑了11个百分点,最新数据显示54个城市房价环 比上涨,一线城市房价再创2011年4月以来的新高,房价压力的再次加大或使政策有继续收紧的可能。

  

   2013年,城镇化带动下的基建投资将是宏观经济调控工作的重点。一是制造 业,2013年出口的严峻形势虽然会有所缓解,但受产能过剩的影响,制造业投资回落恐怕还要延续一段时期。二是基建投资,目前地方财政债务问题严重,中央 财政对投资的拉动力有限。不过,2013年财政赤字有望扩大4000亿元,将对经济回升起到较强支撑作用。十八大提出加快城镇化建设,随着城镇化大幕的拉 开,以高铁和地铁为代表的城市化基础投资将支撑全年投资增速,而有望扩大的4000亿元财政赤字也将在资金上提供保障,这将是2013年经济稳定增长的主 动力。三是房地产方面,十八大提出加快城镇化建设,2013年的土地和房地产供给将会更加关注城镇化推进中的需求与供给,调控政策或将在兼顾房地产市场发 展的新契机和适应经济结构调整之间取中,在收紧一线城市房地产政策的同时,加大三线和小城镇建设等。

  

   消费增长名升实降

  

   在物价快速上涨的背景下,实际消费出现下降。12月消费增长15.2%,延续 了三季度以来的回升态势,较11月回升0.3个百分点,追平3月的年内高点。其中城镇消费增速回升了0.2个百分点,农村消费增速回升了0.5个百分点。 但从实际增速来看,12月实际增长13.5%,较11月回落0.1%。

  

   从全年的情况来看,虽然全年消费增速比前年减少了2.8个百分点,但消费增长 在三、四季度出现了明显回升。另外,全年消费对GDP的贡献高于投资。同时,2012年服务业占GDP的比重较前年提高了1.2个百分点,这表明中国的经 济结构正从制造业、实体消费品转向服务业和服务性的消费,但这一趋势能否持续,关键在于居民收入水平的增长情况。

  

   四季度城镇和农村居民收入的增长均出现了明显放缓,尤其是农村居民收入下降幅 度明显高于城镇。收入的下滑是12月消费实际增速下滑的一个重要原因。未来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关键是城乡居民收入能否提升,能否从根本上推动收入分配体制 改革;同时要推动城镇化,推进户籍制度的改革;政府要加大对公共服务的投入,这对消费环境的改善会起到很大的推动作用。

  

   工业回暖势头放缓

  

   12月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0.3%,延续了前3个月的回升态势,比11月回 升了0.2个百分点,但回升幅度较前两个月有所收窄。其中纺织、电子等劳动密集型产品出口好转拉动轻工业回升0.4个百分点,而投资的放缓则抑制了11月 重工业大幅回升的势头,略升0.1个百分点。

  

   从全年的情况来看,全年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按可比价格计算比前年增长10%,增速比前年回落了3.9个百分点。2013年,受基建投资增长带动,重工业将带动工业整体回暖。

  

   2013年,在工业方面值得关注的两个问题是工业企业利润和产能过剩。主要受 国内外需求不足影响,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的利润在2012年前三季度均是负增长,直到10月份才由负转正。同时,成本压力也是重要因素。虽然2012年 全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增幅有所回落,但原材料成本、资金成本以及劳动力成本的增长都加大了企业的经营压力。此外,产能过剩也同样需要高度关注, 传统制造业和部分战略性新兴产业产能过剩风险是未来几年中国经济必须解决的重大难题,在结构调整和技术升级需要大量投资的背景下,治理产能过剩有较大的挑 战性。对此,应有效控制地方政府的投资冲动,建立产能过剩企业退出和援助机制,在金融和财税政策方面支持企业并购重组。

  

   CPI增长超预期

  

   2012年12月CPI同比上涨2.5%,环比上涨0.8%,大幅超出预期 (市场预期2.3%)。12月CPI大涨的主要推动因素是食品价格。其中蔬菜及肉类价格上涨明显。食品中,鲜菜价格上涨幅度较大,环比上涨17.5%;肉 禽类价格上涨2.4%;猪肉上涨3.9%,蛋类上涨3.1%;水产品上涨2.0%。

  

   季节性因素是食品价格上涨的主要原因。2012年12月是近7年来气温最低的 一年,部分地方气温突破历史极值,北方降雪偏多,南方阴雨不断,影响了蔬菜的生产、运输和经营。受恶劣天气影响,各种食品存储运输成本上升,再加上春节临 近的消费集中爆发,导致农产品价格出现节日性上涨。

  

   未来,季节性因素还将是影响物价走势的主要因素,包括猪肉、蔬菜在内的食品价格在未来几个月仍将环比走高。伴随着国内经济的企稳回升,价格的传导作用将更趋明显,但受制于总体消费需求不足,物价的走势将相对温和。

  

   12月份生产者物价指数(PPI)同比下降1.9%,环比下降0.1%。无论 从环比还是同比来看,降幅均进一步收窄。在一系列稳增长政策的带动下,我国工业经济已经出现了明显的企稳回升态势。其中12月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 (PMI)连续3个月保持在枯荣线以上,进一步显示了经济运行企稳态势得到巩固,工业经济企稳回升态势也会愈发强化。在经济大环境不断好转的背景 下,PPI由负转正指日可待。

  

   2013年中国通胀形势不乐观。在美日欧债务问题的影响下,全球发达经济体无 疑将靠大规模发钞解决问题。同时,新兴经济体为保证自身经济稳定必然会大量释放流动性以抑制本币升值,全球流动性泛滥难免,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势头恐将难以 抑制,而中国经济发展所需的铁矿石、石油等基础原材料大量依赖进口,须警惕输入性通胀的影响。

  

   经济下行压力仍大

  

   总的来看,2013年世界经济仍处在深度调整期,国内需求面临一定下行风险,一些深层次问题和矛盾逐渐凸显,会对宏观调控的运作构成较为严峻的挑战。

  

   首先,2013年中国对外贸易将进入艰难的调整期。从外部环境来看,世界经济 复苏缓慢,需求增长乏力等问题难以根本改观,金融危机的影响呈现长期化趋势,发达国家和新兴市场经济回升动力不足,贸易保护主义难以避免。从内部环境来 看,逐年上涨的成本压力已经对出口企业造成负面影响,包括工资增长、土地租赁费上涨以及对高耗能产品征收出口税等都将迫使外贸企业进行一轮严酷的产业升 级,随之而来的就是大量企业被淘汰。

  

   其次,产能释放进入高峰,已成为转型升级的拦路虎。2013年,转型升级 被地方政府认为是经济发展的一条出路,但在战略性新兴产业中,风电、造船以及硅钢、水泥等行业已经出现了严重的产能过剩问题。未来,需要改革地方政府的考 核体系,改变地方政府对于资源和增产项目强大的控制和影响力,更多地发挥完善市场和市场机制的作用,进一步开放行业的市场准入,并严格破产退出制度。

  

   再次,全球货币宽松还将延续,输入性通胀压力或将加大。美欧以量化宽松货币政 策应对债务问题,而近期作为全球第三大经济体的日本在经济对策中明确表明将实施大胆金融宽松,这也引发了各界对全球货币战的隐忧。同时,新兴市场为保 证自身利益也均采取措施打压本币汇率。未来,全球输入性通胀的压力可能对中国的物价波动产生较大的影响。

  

   最后,收入分配改革已经迫在眉睫。随着全球经济增长放缓,中国出口备受打击, 低速增长将常态化,以投资拉动经济增长的模式在产能过剩和财政赤字的高压下将难以持续,未来内需必须作为中国经济的支撑点和发展动力。但中国内需释放面临 着贫富差距过大、城乡分配不均衡等问题,收入分配改革势在必行。十二五期间,在促内需及内向型经济结构调整方面中国必须有所作为。

  

   (中国宏观经济信息网研究部供稿)

本文由上海七浦路服装批发市场_最新服装新闻,品牌大全_丽影服饰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服装时尚